2011年4月11日星期一

踏上社運路 — 個人經歷與理念分享 - 黃之鋒

2011年3月23日

指頭一算,關心社會和參與社運也有一年之久。一年的時間,很多人覺得平平無奇,我卻經歷了很大的轉變。從與一般中學生無異般「食飯打機訓覺讀書」,到在面書上討論社會時事政治,更走上街頭參與社會運動,當中不少人不太了解我的動機和原因。以下我將會給各位分享一下我的經歷、理念和異象。

家庭培育 — 了解社會

自年少,父親已十分投入教會事奉,他十分著緊香港和中國的福音遍傳和宗教復興運動,故此經常向我提及香港和中國的社會概況,更教曉我一個基督徒應有的使命。

從六、七歲起,爸爸就帶我探訪基層家庭、板間房和社區的商鋪,他告訴我要關心社會上被遺棄的一群,他們一生也末聞到福音,生活十分孤獨和困苦,作為基督徒的,不可以坐視不理,只是顧及自已生活圈子內的人。

還記得爸爸經常在家播放記錄片—<<十字架耶穌在中國>>,他總看得眼泛淚光,片中講述中國家庭教會在文革至今數十年來的變遷。當中家庭教會信眾雖急劇性地以一的增長,卻經常被共產黨壓批鬥,他們越被打壓,意志就越發堅定,繼續對抗中共霸權。

深刻的童年回憶,不禁令我心中存下兩個疑問,為何我的生活如此充足,但不少香港人的生活總是十分艱難?為何我在香港可以享有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但中國就不可以?我不禁在心中怒吼:「一定是如此嗎?」

教會教導 — 轉化社會

加入崇真會救恩堂少青區約四年,講道和查經雖無直接提及基督徒的政治參與,但卻經常強調基督徒在各群體中的「轉化」:「校園轉化」、「社區轉化」、「職場轉化」、「國家轉化」等。當基督徒身處一個環境和情況十分差的群體,他們不應逃避或離開那群體,反倒堅持留在那一群體,盡自已的一點綿力轉化(亦即改變)群體,讓那一個群體更符合上帝的心意。

將這教導應用在關心社會上,就提醒基督徒看到社會問題時,不應選擇去漠視,更應嘗試改變社會,讓社會更合上帝心意,例如聖經提及公義的彰顯、工人得該得的工價、人生而平等......以上例子多不勝數,惜篇幅所限,不作長述。

既然基督教經常強調基督徒在社會中的職責,為何教會圈子中,無論崇拜、小組、講道、查經,我們總是甚少討論社會議題?尤其不少教牧同工執事一聽到「政治」,就感到複雜難懂深奧敏感,心中暗自搬出「政教分離」一詞來推辭討論。實質「政教分離」指教會和政府的權力不應結合,以免教義因政治因素而偏離,其實這與教徒能否討論政治毫無關係。

在香港社會的公共空間,基督徒總沒甚麼代表性,例如政界商界有否基督徒站出來發聲?基督徒在面對社會事務如政改方案、財政預算案、六四事件,會否有一定的指引供教徒思考,甚至有一定的立場?香港基督徒總被非教徒評為「不食人間煙火」、「只懂閉在房內自禱告」)等。當然,部份教會的情況已比十多年前有顯著的改善,至少在傳福音和扶貧也下了不少功夫,但我想教會的社會價值不單如此,應有更宏大的理想。

高鐵公投 — 種子發芽

那棵種子打從小學埋在心中,惜沒機會發芽生長。二零一零年前,我對社會議題實不太了解,甚至可說是毫無認識,我初時竟猜想泛民主派只是公民黨和社民連,現在回想起,確實難以致信。

一向慣於留連網絡,不愛閱報,為何有機會接觸社會運動?過往社運使用互聯網的程度並不高,但反高鐵運動則突破性的成功運用網絡進行討論、研究、組織、宣傳和動員。偶爾在Facebook、Twitter、Youtube上接觸到不少反高鐵的資訊,就引起我對社會議題的興趣。

二零一零年四月尾,社會上對五區公投的討論可謂百花齊放,討論進行得如火如荼,還記得當時家中成員也沒意欲於五區公投投票(某程度上可說是與民主黨冷處處公投有關),而我當時對功能組別等「香港政治ABC」也末搞清楚,自然對公投也不以為然。但在教會母親節親子BBQ中,Justin(教會小組)就在BBQ中,除了用一小時跟我一家解釋了五區公投的理念和動機,也提及不少話題:反高鐵、平反六四、廢除功能組別、一人一票選特首等。

經過Justin的解釋,我家人在五月十六日就投下一票,而我就在Facebook開始宣傳和發表自已對公投的看法,更在五月十六日早上二時,於面書寫下我第一篇政論 — 「論五區公投 — 我讚成公投的原因」(http://@@@@/joshua5vote),各位有興趣可細閱,實質當時的文筆水準和論說能力真的不太好。

在公投期間,再次回想起小時疑問:「為何我的生活如此充足,但不少香港人的生活總是十分艱艱?」無論我追溯上述「貧富懸殊」或不少社會問題的源頭,我發現歸根究底都是制度出現問題。而政治和制度何從關係?政治可說是制定政策的過程和方法,顯生出來的就是制度。制度於社會實施後,必然會產生不同的社會現象。然而,如當中社會制度有存在弊處,就會顯露出各種社會問題—「貧富懸殊」就是上述例子之一。常人看到社會問題,可能只個人化地看到表層,例如當不少老人家住板間房,生活十分苦困,我們可能只會想到找社工來探訪。但我們想深一層,以群體角度看,為何那群人的生活必定如此,單靠探訪慰問就可解決問題?(當然關懷十分重要)答案當然是否。必須透過政府施行政策才可整體地改變,例如增建公屋、復建居屋等。社會問題的根源是制度問題,制度問題正正就是從制度(政治)解決。這也解釋了為何我會如此熱衷於社會議題和政治制度。

討論時政 — 博覽群書

如上文所提,面書自公投起就成為我與各方好討論時政的據點。依我記憶中,面書大半年來討論過不少話題,當中可用十六字總括:「六四七一.政改工資.保育維權.申亞預算」。瀏覽新聞、閱讀社評、轉上面書、發表簡評和參與討論,甚至有時與人辯論,每天花上個半小時,也可算是每天的「指定動作」。當中看到自已對政治社會歷史等各方面的知識有明顯的增長,但最謂得益的,就是閒時與政見不合的網友進行一連串的辯論,堅守原則,據理力爭,讓自已的邏輯思維更清晰,不無理取鬧和盲目追捧,借機檢視和確定自已的立場,在此感謝各曾經與我筆戰連場的好友。

同時也興幸於網絡上認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社運政界好友,在我與他人辯論時,在背後指導我和為我提供不少資訊。之前還舉辦過好幾次飯聚,更一起與大家參加各大小集會遊行。

由於本身時政根基不太好,引致不時討論也顯得十分吃力,就培養了我另一興趣—閱讀。由上年五月至現在博覽群書二十多本,最為深刻的是余杰的「從柏林圍牆到天安門」和「誰為神州理舊疆」,以及潘慧嫻的「地產霸權」。近來更開始接觸中國文化、經濟金融等範疇的書目,盼此習慣可持之以行。

義無反顧 — 走上街頭 — 以卵擊石 — 抗爭到底

當我凝盼著社會制度被轉化(改變),深感不可只停留於評論時政,因此決意走上街頭。我明白,不少人覺得與自已無直接影響的則可免則免,只是到「殺到埋身」才走上街頭, 尤其在這個年齡持之以衡參與遊行集會,更是少之又少。

「覺醒的感覺很辛苦,因為你發覺有很多的問題出現了,但不知如何去解決,更痛苦的是,很多香港人還未覺醒」— 2010-07-04 鏗鏘集,這一段話正表達了我心中所想。

曾有人說我很激進,我也承認我在社會議題上走得較前,「激」不是不好,至少我相信著對社會的改變,並且抱著那種熱情和激情。當我在這一年覺醒,心中的感覺頓時百感交雜,一方面感恩自已可以覺醒,令一方面對香港人那種對政治冷感實在無奈和感歎。

還記得昂山素姬說過一句:「即使你不愛政治,政治也會來到你面前。」政治仍是眾人之事,影響著我們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別再理直氣壯地說甚麼「政治很黑暗,我不想接觸」、「我一向政治中立」。拜托,這只是毫無個人立場可言的借口。各位,你對你的生活有要求嗎?政治是會自動來到你面前,你是根本沒有權利去忽視政治。

大家還記得那個搞政治的牧師嗎?馬丁路德金:「改變不會自動到來,而是通過持續不斷的抗爭。」當你渴望轉化社會時,是需要抗爭的。這話不是出自所謂激進的社民連憤青,仍是出於一位為世人敬仰的牧師。難道你認為每次選舉投票,閒時上街走個圈就可以改變?教會最愛強調轉化社會,轉化社會(制度上)不可留於選舉投票,必須依靠人民自身走上街頭,只有人民的力量才可以改變社會。

的確在社會上如此有理想的人實屬少數,但我相信這種人會越來越多,尤其是基督徒,不再與以往一樣,所謂「政治中立」、「政教分離」的借口漠視社會,轉化社會是上帝給每個基督徒的使命,基督教教義與社會運動實在息息雙關,基督徒除了「坐」在教會聽道、查經、禱告外,還可以「走」上街頭傳福音和參與社會事務。

我懷著一顆赤子之心,就是「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村上春樹。即使每次社會運動指向那硬又堅固的高牆,每個行動也看似毫無用處,不可做成到改變。但當雞蛋奮不顧身撞向石牆,石牆被一下一下的撞擊,久而久之,高牆就會碎裂,漸漸倒下。持著這個信念,我則決意走上街頭,繼續盡自已的一分綿力,與那個不公義的制度抗爭到底。

用了三天寫上三千字,盡錄我在政治社會宗教上的看法與經歷,各位看畢此文後,我不期望每個人也同意我的想法,但我希望你們可以明白和理解。並且有一天,我身邊的人真的可以覺醒,關心社會,坐言起行,走上街道,走這條慢長的社運路。

18 則留言:

  1. 打錯字,自「己」,不是自「已」!

    回覆刪除
  2. 儘管跟隨自己的內心去做,只要你的內心是跟隨聖靈。“不要叫人小看你年輕。“。。。 緊記要永遠,永遠,永遠保持敬畏神的內心!凡事多想一次!
    願神保守你心! - 一個救恩堂的弟兄 BC

    回覆刪除
    回覆
    1. you should know why China will use that.

      刪除
  3. 研读一下欧洲史,也许有助于你理解为什么必须政教分离

    回覆刪除
  4. 很同意你說個人的覺醒其實令人很痛苦,感到無奈!眼見其他人還一片事不關己的態度,更覺心痛。相信會走出來的人會越來越多,但始終社運的路是難走的,更多時是孤單的。你年輕的心和你的信仰能使你堅持,希望你的熱誠和使命感能助你走得更遠。當然我們不會就手旁觀,人們的覺醒已迫在眉睫了,香港的社會問題亦越來越嚴重,誰也不能幸免,站出來是唯一的道路。大家都站出來吧!

    回覆刪除
  5. 支持你,教會今日對政府的緘默,已不再合宜,有時緘默更等同助紂為虐。
    認同教會牧者在處理時理應小心,但小心不等於要過份小心,只需要按上帝教導的原則去講,不需要為某人站台或背書。只須行在上帝的光明和公義之中

    回覆刪除
  6. 應是“持之以恒”
    Support u!

    回覆刪除
  7. 注意特首公布内裡有陰謀伏線! 國民教育科及其指引理應即時完全撤回, 政府不能以用公款支助所有或某些學校推行國民教育的利誘 ,教育局也不可以對自行推展國民教育課程的學校及其學生作出任何評核 , 學校可以自支款項推行國民教育科, 不過學校方面應有一至二年期限通知家長和學生有所準備,他們在這校會是否繼續進讀?

    回覆刪除
  8. 支持您,之鋒。雖然行在這條窄路上會孤單,但主必與您同在,在反國教過程中,祂必彰顯其大能。專心倚靠祂、認定祂,祂會引導您當行的路。將現時嘅困局交主管理即可。

    回覆刪除
    回覆
    1. RE:我不能接受此論述:「轉化社會是上帝給每個基督徒的使命,基督教教義與社會運動實在息息雙關。」「轉化社會」(如果是指要改良社會)絕不是神給每個基督徒的使命。聖經只記載神關心罪人的靈魂,卻未論到如何改良社會。聖經教訓與社會運動絶對不相關。雖然聖經有論及公義,但聖經沒有一個思想要人用天然肉體幫忙神,透過社會運動去建立公義社會。人的忿怒並不成就神的義(雅各書1:20)。

      刪除
  9. 我不能接受此論述:「轉化社會是上帝給每個基督徒的使命,基督教教義與社會運動實在息息雙關。」「轉化社會」(如果是指要改良社會)絕不是神給每個基督徒的使命。聖經只記載神關心罪人的靈魂,卻未論到如何改良社會。聖經教訓與社會運動絶對不相關。雖然聖經有論及公義,但聖經沒有一個思想要人用天然肉體幫忙神,透過社會運動去建立公義社會。人的忿怒並不成就神的義(雅各書1:20)。 Isaac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扭曲聖經的人太多了...所以就有了全能神教會等等...其實,如果轉化社會是正確的話,耶穌先要推翻羅馬政權!

      刪除
    2. You are right!


      I support you!

      刪除
    3. 如果當年基督教要教導民眾革新社會,就不會獲得當權者的默許,就不會發展。這是歷史的必然。

      刪除
  10. 希望你以神給你的智慧,不要急於下定論,也請你不要以為你或你身邊的朋友絕對代表神的意旨, 你須要冷靜細忖. 你對政治經濟宗教社會等的認識尚淺,多聽不同意見,不要光看書,待些年月,會悟出神的道理.

    回覆刪除
  11. 中国是不会有民主的,也不能有民主。中国过去两千年没有民主,过后两千年也不会有,因为它太大了,许多人没有“香港式”的思维,而且文化程度也跟不上,现在的15亿人口只要有10%的人去游行,那就是1.5亿人,你能保证人人都是为了民主?当年六四的大学生,现在是什么?是商人、官员、富豪,现在连他们都已经不认同当年的做法。为什么?960万平方千米的土地用民主来覆盖可比用民主覆盖香港1104平方千米的土地难太多。至于基督教,我没什么可说的。但我认为,宗教只能拯救灵魂,肉体还要在人世间接受着炙烤。

    回覆刪除
  12. 奇怪於,你居然在走向社運之前,沒有怎麼讀過歷史書,可見初始動機是很盲目的。讀書20本就敢稱作博覽群書?可見無知者無畏。光是憑藉滿腔熱情,而沒有文化底蘊,社運也是搞不好的。看電視上,你演講時,不時看手機,實在搞笑:哪個政治人物是如此演講的?

    回覆刪除